耳目一新|林林总总 涂鸦·电影·分享·碎碎念

《十年一品温如言》经典语录

2012-07-26

《十年一品温如言》
真是一本极品小说……
这本小说,里面有N多美少年,这个在言情小说里面屡见不鲜……
男主角,妖媚帅气,万千宠爱,这个在言情小说里面几乎是必备筹码……
女主角,长相平庸,但是心地善良,这个在言情小说里面也屡见不鲜……
正常情况应该是女主用她的温柔善良俘虏众美少年,但女主心中只有男主,经历一番努力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啥啥的哈。
但是呢,这篇极品文……
美少年们都tmd是弯的啊,都tmd喜欢男主啊……这真是逆天啊……
吐槽完毕,这篇文还是不错滴,不愧为言吧争议第一的言情小说。
将高干和狗血表现的淋漓尽致,文笔也很合我的意,只是有时作者过度追求辞藻华丽,反而有点晦涩。
一半轻松,一半虐心,结局HE,是一部让人看着时笑时哭的小说。

附送经典语录(转)

得成比目何辞死,只羡温言不羡仙。

有些事,预见到,是一回事。
若是,想要阻止,又是另外一回事。

一个人人生的四分之三总要给一个千娇百媚的陌路人,露水姻缘,风干不化,却难堪莫过,伴了一生的四分之一益老益丑。你说,你是要做四分之三,还是四分之一。
你只有四分之一的潜力,我勉为其难,四分之三,我们俩,刚好成全一辈子。

我是个医生,能医所爱之人,能自私一次,才能无私一生。

留下的,是注定要留下的。而离开的,若是不想再见,也是注定要分离的

你是谁呢,让我想想,不能回到过去的云衡,无法走向将来的温衡,身边只剩下言希的阿衡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疯掉抛弃所有的言希的亲人,你要选择做哪一个?
宝贝,当我很久以前便不再喊你温衡,只念你一声阿衡的时候,你要选择哪一个?
宝贝,当我刻意喊你女儿,不停地念叨着我们阿衡的时候,你又选择哪一个?
我时常比较,哪一个比较动听,哪一个让你觉得自己不再是可以承担所有的大人,哪一个让你觉得自己是一个可以耍赖的小孩子呢?哪一个可以让我的阿衡更幸福一些呢?

旧时光它是个美人,让人恨不起来呢。

愿我惦念的人离不祥之人言希千万里之遥,生生不见,岁岁平安。
远离带给她一切厄运苦难的人。
只要岁岁平安,
即使……生生不见。

妈妈,那我,长大了,嫁给言希好不好?我不要儿子,不要女儿了,好不好?我不要轮椅了,好不好?”
言希,你等我长大,我们一起结婚好不好?

我一个人,给她所有的爱。你,滚。

人若不身临其境,怎么会体会到别人的痛?
别人待她十分,她只回别人三分。
但这三分,恰恰存着她的自尊,宽容和冷静。
可,若这十分是善意和温暖,她加了倍,周全回礼,好到心俯。
只可惜,这些人不知。

你好好看看我。阿衡,除了你,我还有什么可以失去呢?

我的心里有座铜雀楼,里面住着我的言小乔。

不欲轻毁别人,但是,独一无二的东西,怀璧心中,却也是忍不得别人一再比较的。这是底线。

怕我考得好的时候,你考得不好;怕我考得很好的时候,你只是一般的好;怕我故意考得不好的时候,你却意外发挥得很好;怕我真的考得不好的时候,你却真的考得很好。

电梯里是我的命,你看着办吧。

很小的时候父亲告诉过她,亲情是不可以用加减计算的,有便是全然的不图回报的付出,没有则是零,并不存在中间斤斤计较的地带。

人若有知,配百年。

你总是,想听我说喜欢你,可是,宝宝,你还预备让我怎么比现在更喜欢你。

除非黄土白骨,我守你百岁无忧。

他许久未开口,此时,却沙哑着嗓子,干涩着发音
“阿衡,我回来了。”
阿衡,我回来了
遵守诺言,第一个,见到了你。

我算什么,抱着自己的盒子,活着,死了,埋了。

姐,我恨你,可是,却抵不过思念

我家舅妈满天下

辛德瑞拉的后母是辛德瑞拉的,而不是两个姐姐的

宝宝,就算你是A,我爱的也只有你

你女人的事儿,老子不稀罕管,只是你女人欺负我女人算怎么回事儿,今天话不给老子说清楚,谁他妈也别想好过!!!

当一切开始的时候,将来的我们,把它冠作,过去。她说,我的过去,与你们相同,从一个人,再回到另一个人的宿命。只是,留下一个无法消除的牙印,噬在喉头,再深一寸,致命。

都怪我,把你变成了唯一。

我怎么不敢?你以为自己是谁?不要说是一个林若梅,就是一百个,一千个,能换我言希平安喜乐,何乐不为?

下一次,你要是再敢生病,有多远滚多远,别让我再找到你。

言希,我同你最大的差别,就是在乎一个人的时候,天知地知,我知,他人不知。

所以,关于我的坏话,只有我才能告诉你。如果是你,我宁愿不信。

那么遥远的,到达你的距离。永远,永远只差了一点。

阿衡,信人则伤,我不信人,是否就不伤心。

这是一场浩劫,当你撞进我的后半生。

如果言梵高和阿衡一起吃最后一块面包,一起饿死也不会自杀了吧。

如果,他没有我好,那你怎么办?如果,他比我好,那,我又怎么办?

他很听话,很听话,每一刻,每一分,每一秒,乖乖地想着你,虽然,不知道怎么开口,怎么念你的名字。

阿衡,妈妈这么抱着你这么喜欢的言希,可以等同于抱着你吗?阿衡,这样,你会不会不那么辛苦……

于是,温先生,谁跟你说伤心就非得有伤心欲绝的表情的,就算温姑娘面无表情慢悠悠吃着包子喝豆浆,忽然捂心口喊疼了,那也叫伤心。真的。

言希的阿衡的言希。

他说,阿衡,我饿了。
她说,言希,你真烦,烦死了。
他说,阿衡,下次一定要在十二点之前回家,知道吗?
她说,他……把家带走了,却留下了她。
他说,既然不委屈,你又哭什么?
她说,不知道,本来不委屈的呀,看了你,就委屈了。
他说,阿衡,成熟的男人,要当丈夫的男人不能哭,对不对。
她说,对。但是,阿衡的言希可以哭。
他说,我……不甘心。为什么,为什么不是我。不是我好好照顾你,不是我给你买糖吃。甚至,我会做得更好。为什么只是因为我的皮相,温家就否定了我对你所有的努力。我可以不要太阳,不做向日葵,只想要回我的江南小水龟,为什么,不可以,为什么,要征得全世界的同意。
她说,言希,你是什么样子,我便是什么样子。
他说,为什么,从没有人,从没有一个好兄弟,问问我,我想要什么。问一问,我攒的老婆本攒没攒够,问一问,我要不要爱一个男人,问一问,我这么设计你你还上套言希你是不是傻啊。更没有人告诉我,我可不可以娶阿衡。
她说,言希啊言希,我喜欢你的时候,甚至还不知道你叫言希……所以,为什么要自卑,为什么要害怕……
他说,温衡,我不喜欢你,从来。
她说,言希,我想我,总算找到一个地方,能大声喊着你的名字,却没人侧目。他们不懂中文。也不懂,这二字,于我,又是什么含义。言……希,这是代表中文中的你好吗。不,是再见。
他说,阿衡,连你都不知道,你会离我而去。你看,我却知道,我却连这些,都能预料到。
他说,阿衡,我回家,第一眼,想看到你。
她说,妈妈,那我,长大了,嫁给言希好不好?我不要儿子,不要女儿了,好不好?我不要轮椅了,好不好?言希,你等我长大,我们一起结婚好不好
不断的选择,不断的追寻,拼命的填补心中的漏洞,排除了所有人。
只剩下一个唯一。

宝宝,我一直很好,像mary说的,没有你,也很好。可是,这不代表你不重要。你懂得,对不对。

不多不少,刚巧知道。
不深不浅,恰是新知。

想要认真地活着,像样地活着,慢慢地付出,慢慢地得到付出。

为什么,从没有人,从没有一个好兄弟,问问我,我想要什么。问一问,我攒的老婆本攒没攒够,问一问,我要不要爱一个男人,问一问,我这么设计你你还上套言希你是不是傻啊。 在雪色的阳光,他抬眼,阿衡走出病房,看着他,微笑起来,山水温柔,一如初见。 他也笑,对着她,笑出了眼泪。 他张张嘴,声音那么低,低到自卑的海洋中,他说。 更没有人告诉我,我可不可以娶阿衡。

如非特殊标明都是原创文章,版权所有congwong
转载请注明: 转载自播种幸福吧
本文链接地址: 《十年一品温如言》经典语录

上一篇:
下一篇:
作者:congwong | Categories:杂谈涂鸦话儿~ | Tags: